【一带一路故事】巴铁到底有多铁 巴方雇员有话说

龙8国际娱乐城

2018-04-25 23:13:19

现在,第一批到水电十三局项目工作的巴方雇员有的已经成为实力雄厚的工程承包商,有的成为材料供应商,跟随公司承建的项目辗转于这个南部高温酷暑北部有恐怖势力的国度,工作了长达二十多年、十几年的员工在每个项目都有很多。

走在工地或者营地院内,随时会有巴方雇员来炫中文。他们会问你:“刚从国内来的吧”;问到营地了吗,他们会用鲁西北口音回答:“到啦,到啦”;指着照片介绍自己的家人时,会用标准的汉语称谓:“这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女婿。”

水电十三局卡西姆燃煤电站土建项目现有600多名巴方雇员,高峰期时有900多名,其中100多名有长期在十三局所实施项目工作的经历。

巴铁到底有多铁,听听他们怎么说。

为阿里撑起一个家

39岁的巴克西·阿里是十三局卡西姆燃煤电站土建项目部的一名司机,已经在公司的多个项目连续工作了15年

2002年,经亲戚介绍,14岁的阿里到公司巴基斯坦箱涵项目做发电机操作手,2003年拿到驾照后开始做司机,到卡西姆燃煤电站土建项目,他已经连续在五个项目工作过,能用中文进行交流,只是音调有点儿不是十分准确。

只要能在十三局的项目工作,阿里一点儿不嫌路远。公司承建的高摩赞电站与他的家乡信德省桑噶尔市相距1500公里,在交通不是十分方便的巴基斯坦,每次回家在路上都要周转倒车,来回需要几天时间都说不太准,但阿里接到通知就去了。

好在公司2010年承接了达瓦特大坝,就在阿里的家乡信德省,这是阿里最喜欢的一个项目,因为他可以一个月回家一次。在别的项目,他只能两三个月回家一次。

阿里是穷人家的孩子,也是个孝顺儿子。父亲早逝,家里有两个姐妹,小小年纪就承担起了养家的重担。直到2013年结婚,他所挣的钱全部交给母亲,一部分用来生活,一部分用来为姐姐和妹妹攒嫁妆。在巴基斯坦,没有嫁妆的女孩儿很难找到婆家。即使在结婚后,阿里二分之一的工资也要交给母亲。

阿里喜欢在中国公司工作,喜欢在十三局的项目部工作。他说与他一起工作过的的公司员工都是“good people”。

15年在公司五个项目的工作经历,为阿里撑起了一个家。

中国留学生 现场技术员

在施工现场遇到曾在中国西安长安大学留学四年的高兴时,这位23岁的现场技术员真的非常高兴,跟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中国、关于西安的内容,非常中国范儿地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

高兴的英文名字是穆罕默德·里亚,他在中国留学时,老师给他起了这个好听的中文名字,他非常喜欢,在工地更愿意让大家称呼他“高兴”。

卡西姆燃煤电站项目是高兴留学归来的第一份工作,他在现场做技术员,管理着五十多名巴方雇员,主要负责检查施工质量。

高兴是富人家的孩子,与一个人养全家的阿里不同,他是自己挣钱自己花。他知道十三局承建的pkm5高速公路项目就在他的家乡木尔坦,与中国的“北漂”相类似,他也想到大城市卡拉奇闯一闯。卡西姆电站的工作结束后,高兴还要回到中国西安去继续读书,学更多的东西,然后再回到家乡去找工作结婚定居。

高兴对中国的风土人情有一定了解,问高兴会不会找一个中国女孩儿结婚,高兴摇摇头,遗憾地说:“中国女孩儿要的彩礼太高了。”

我是队长阿迪拉·阿法达布

阿迪拉·阿法达布在巴基斯坦的一所大学毕业,所学专业直译过来应该是工程管理,但是在中国留学四年的高兴告诉我们是安全工程。查了多遍词典后,觉得高兴的翻译可能是受阿迪拉·阿法达布所从事的工作影响。

28岁的阿迪拉·阿法达布是现场的一名安全管理员,2016年3月到卡西姆电站工作,他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现场安全检查和安全培训。他带领着由六名巴基斯坦员工组成的一个小团队,他几次强调说自己是“team leader”。

在队长阿迪拉·阿法达布身上体现了知识的重要性,他的工资比项目普通司机高出一倍。每天的工作也很紧张,要为工地上所有的巴方雇员做安全培训工作,针对不同的工作有不同的培训内容。要在现场进行巡回安全检查,有时还要为只会说乌尔都语听不懂英语的巴方雇员做翻译。

阿迪拉·阿法达布虽然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但仍与父亲和哥哥全家生活在一起。他每天严谨地工作八小时,下班时,大家庭里的司机会来接他。他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父亲对他能到中国公司工作感到十分骄傲,鼓励他要好好干,因为中国公司是为了将巴基斯坦建设得更好而来的。

上述三位巴方雇员只是从事不同工作的员工代表。还有中文说得比留学生高兴都流利的拌合站站长密斯利,虽然是在卡西姆项目才来到十三局工作的“新员工”,但27年来他一直在不同的中国公司打工。他说:“在当地也有别的国家来承建工程,但当地人都愿意首先选择中国公司。”

卡西姆电站项目部分巴方雇员合影